爱博平台:“理大”抗争者的生死时速/陈维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党到场-“理大”抗争者的生死时速/陈维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丹为口误道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十八日这一天,将成为反送中以来最震撼人心的一天。这一天“理大”的抗争者在警察的围剿下,上演了一场生死时速。习大大发出“止暴制乱,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”后,港警开始对抗争的学生进行围剿之战。当‘中大’学生迅速撤离后,又包围了“理大”。港府称将拘捕所有在校的学生,并称学生只有一条路投降。否则将实行最低的武力,实弹开枪。实弹开枪是最低武力,难道还要用大炮吗?在“理大”的学生九死一生,危在旦夕之时,家长们来到“理大”门口,为孩子们的安全祈祷,警方用催泪弹驱逐他们。救护人员到场一度不让入内,从里面出来的救护人员则被抓捕。后迫于形势,红十字会急救员才获准放行。理大校长等人士到场与警方的交涉,总算放行十八岁以下的孩子。其他人则就地抓捕。学生们被毒打后,一个一个地被双手反绑跪在地上。那些不愿意束手就擒的学生开始了逃亡。有人尝试从地下渠道出逃,有人避开警方的围剿从天桥上放下绳子滑行,坐上等待在那里前来接应的摩托车,上演了敦刻尔克的大撤退,上演了与警方搏斗的生死时速。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通过此通道胜利出逃,但无疑将是历史性的精彩一刻。围剿抗争者的行动,是我党新委任警务处长邓炳强开始的。四个多月港警的暴行有目共睹,港警的暴行一次有一次地激起民愤,推高了民众与政府的对立。但是即便如此,我党还嫌前警长卢伟聪不够心狠手辣,镇压不力,于是换上了由我党培养起来的邓炳强。香港的警务处长不是由港府而是由国务院任免,又一次证明了“一国两制”早已名存实亡。这位中国公安大学毕业的警长,上任伊始果真出手不凡,立即对校园内的学生发起攻击。他向前线警察局表示不需要总部许可即可决定使用武力。他曾说过如果成立对警局的独立调查团,警察将带枪上街抗议。邓不但是香港警队的鹰派领导军人物,更是一个无法无天,只效命令于我党的刽子手。把今天的“理大”比作当年的天安门广场,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当年戒严部队通过谈判,还让放学生一条生路撤出广场。今天港府则要拘捕所有的学生。今天港警所作所为比之当年的戒严部队的残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在站港警后面的我党当政者习大大,比当年的当政者邓小平,李鹏的凶恶同样也有过之而不及。“中大”18日的这一天,是“反送中”以来最激烈的一天,这一天必然像“六四”一样成为历史时刻。但香港不是北京,抗争不会就此而结束。全民的抗争还会继续。就在这一天中环上班族,在中午举行支持理大的快闪游行。十万港人,五条人链反包围警方营救还在校园坚守的学生。香港高等法院裁定《蒙面法》违反宪法。我党公然违反《一国两制》,港府人心向背,港警成黑警,香港民众保卫自己权利的斗争不会因镇压而停止。港人在四个多月的抗争,已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历史。 [本网来稿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法国13名军人遇难